行业新闻

 

 

把握行业最新动向,在信息万变的环境中抓住趋势

新闻中心
“美国制造”好在哪?

发布日期:[2017-7-24 18:01:39]    共阅[189]次

“美国制造”运动如今在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(Richmond, Virginia)重现生机且进展顺利:安东尼•卢佩索(Anthony Lupesco)与其10人团队在车间里忙碌地裁剪着牛仔布料。服装图纸就堆在一卷卷新染就的靛蓝牛仔面料上,每件牛仔装从头到尾均由手工缝制而成。

Shockoe Atelier由卢佩索与其父皮埃尔(Pierre)始创于2012年,它是如今在美国本土生产的众多品牌中的一家(它们通常专门生产结实耐用的男式工作服)。这是扭转美国制造(近年来,美国90%的服装业已移至海外生产)不断向海外移迁潮流的一部分——服装业从业人数从1990年的94万人大幅降至2015年的13.6万人。

如今,美国服装的进口额远超其出口额(2016年服装进出口额分别是1170亿美元与220亿美元,相差悬殊),特朗普“买美国货、雇美国人”( “hire American, buy American”)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制造业界出现了政治分化。但是,上述品牌成为真正的“美国制造”由来已久。如Schott、Filson以及Danner等美国老字号品牌早已在美国本土设厂生产,而American Trench等新创品牌则利用美国现有工厂的技艺与员工生产新产品。

特朗普给“美国制造”运动贴上政治标签,应该对这些在美国本土生产的品牌大有裨益。但是很多品牌却不愿与其“本土主义”计划挂上钩。1906年由英国人威廉•赖利(William J Riley)始创于波士顿的运动品牌New Balance去年11月就引发了公众抵制:它暗示如果特朗普废除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(Trans-Pacific Partnership trade agreement),事情可能会朝“正确方向”发展。New Balance随即遭到愤怒的民主党人抵制,从此不得不疲于应对媒体铺天盖地的批评与指谪。

“特朗普政府所谓的‘美国制造’指的是什么?”当Buck Mason联合创始人萨沙•科恩(Sasha Koehn)被问及特朗普是否损害了在美国制造的品牌的声誉时,他这样反问道。Buck Mason是洛杉矶市区一家生产简单实用装的公司。“在美国制造的品牌被削弱了吗?它们感觉到了不同待遇了吗?”特朗普对此一知半解。“考虑此类问题要既全面又慎重。我们对此并不乐观,我们如今觉得与海外美国公司一样是受害者。”

在科恩看来(其它诸多品牌持同样观点):美国制造代表质量至上。尽管他坚称创造就业“刻不容缓”,但对公司来说,更多的是出于自身利益而非政治考量。“我们在美国本土生产是因为我们生于斯长于斯。”他说。联合创始人埃里克•艾伦•施纳肯伯格(Erik Allen Schnakenberg)也同意其看法:“消费者喜欢的是经久耐用的现代经典款式。至于产地则只是锦上添花之举。”

施纳肯伯格与科恩2013年投入自己的5000美元私房钱创办了Buck Mason,他们说:如果当初决定把厂设在中国,那么这笔钱只够去中国的路费钱。如今,他们在洛杉矶当地拥有了12家工厂。

供货商近在咫尺大有裨益:Buck Mason售价28美元的T恤一推出,就被《华尔街日报》(Wall Street Journal)评为全美最佳。不到一天,这款T恤就卖出了10万件,Buck Mason的所有库存很快售罄。“于是我们联系生产商并讨教应对之策。两周之内,我们就备好了5000件货,并完成了客户订单。”科恩说。他们公司如今的周销售量就有几万件。

Buck Mason主要是网售,但在洛杉矶设有两家门店,并开设了一辆流动售货车“The Open Road”:它由1997年款GMC白色校车改装而成,车体印有“美国制造”与“美国设计”的标语。它提供120平方英尺的售货空间,车里的唱机则播放着歌手威利•尼尔森(Willie Nelson)的老唱片。“它朴实又休闲。”施纳肯伯格这样评价Buck Mason所展现的美国乡土气息与天马行空的美国风情,“穿上加州风情十足——但是升级版的。我们希望消费者对我们的品牌萌生情感依存。”

而在雅各布•赫维茨(Jacob Hurwitz)看来,“美国制造”的核心是就业。“若不能在美国本土生产,我们就放弃。”他说。2009年,赫维茨在伦敦伯灵顿市场街(Burlington Arcade)买了件雅格狮丹(Aquascutum)雨衣,随后就与人合创了American Trench品牌。“我们当时正热聊制造业与就业机会的丧失及创造关系,此时脑海中突然闪现了这样的问题:美国哪家公司能生产这样的雨衣?”结果发现没有一家。“因此,我与商业合作伙伴大卫说,‘见鬼 ,咱俩就搞雨衣,’”

在新泽西找到一家工厂愿为其生产外套(零售价835美元)后,American Trench于2013年正式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创办,随后陆续向其它品类进军:袜子(售价11.5美元)、帽子(售价29.5美元)以及运动衫(售价185美元)分别产自北卡罗莱纳州、德克萨斯州以及马萨诸塞州。“我们的宗旨是为美国本土消费者提供最佳产品。”赫维茨说。

Shinola的创办理念也是大同小异。“我们首先创造的是工作机会。”雅克•潘尼斯(Jacques Panis)说,他是总部位于底特律,2013年成立的专门生产腕表与皮革制品的公司总裁。“四年后,创造美国就业仍是我们最引以为豪的事。”公司如今在底特律拥有三家工厂,旗下各种产品均在本土生产,并对美国生产基地投以重资:厂房面积特别大、而且采光好,每个技工靠窗做活,从上世纪60年代到拉丁天后碧昂斯(Beyoncé)的乐曲回荡在整个厂区。Shinola如今雇有600名员工,2014年产值达6000万美元。

工厂邀请消费者参观,展示其企业文化内涵。“消费者实地观摩我们的产品生产过程后,就会更加认可我们品牌。”生产部副总裁詹•瓜里诺(Jen Guarino)说。Shinola还与全美的制革厂建立了合作关系(其中就包括佛罗里达州的Roma Industries):提供源源不断的生产机会(订单),从而能让后者有资金去更新机器设备与提高员工技能。

“毫无疑问,与Shinola的合作挽救了我们。”Roma Industries总裁保罗•霍罗威茨(Paul Horowitz)说,“Shinola技术升级改造前,给我打电话,让我保证有足够人手完成生产任务。”

品牌合作可实现互利共赢。老品牌可充分利用与新创品牌合作所造就的、为年轻人认可的街头信誉,而新创品牌则借力于老字号品牌的声誉(以及专业技能)。American Trench已与Shockoe以及街装品牌Corridor建立了合作关系;Buck Mason与Stetson合推了一个帽子系列;而摩托车品牌Schott与原先生产滑板的品牌Supreme也实现了联手。

在美国本土生产的品牌有着共同的情感:都专注于功能性。“确保‘美国制造’品牌质量至上是我们的职责。”Scott运营总监简森•斯科特(Jason Schott)这样评说自家品牌的理念。Scott由其高祖父(来自俄罗斯的第二代移民)于1903年始创。公司的新泽西生产基地如今每年生产5万件夹克。

“美国制造”产品如今享有盛誉,导致Mr Porter与Asos等国际电商纷纷与Golden Bear以及Lot,Stock& Barrel等洛杉矶本地品牌联手,把美国制造产品向全球消费者推介。“但美国制造远非宣传噱头与营销策略。”Shockoe创始人卢佩索说,他的父母上世纪70年代从意大利移居美国,“否则的话,我们就永远不会对生产厂家的基础设施(以期实现可持续发展)进行投资。”

这些美国品牌的庄严承诺已让“美国制造”前途一片光明,而持政治立场无关紧要。更为重要的是:这些品牌的商业生存能力都远超美国总统的四年任期。(FT中文网)

 

【 字体: 】【打印此页】 【返回】【顶部】【关闭

Copyright 1998-2011 Simani.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2011- 2012 广东盛泰丝绸有限公司